Facilitate the exchange of research, education, business, and culture
浏览内容

灰熊原创

国家公园:人类生存于发展的节点

说起国家公园,最先浮现在脑海的可能是美国的黄石(Yellowstone) 、加拿大的班夫(Banff)国家公园、还有国内黄金周人满为患的生态旅游景区。北美百年国家公园布局、建设、发展,已经为当地的生态环境保护、旅游休闲度假、当地经济发展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1982年著名的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国家公园建设进入了人们的视野。目前我国882处国家森林公园、325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44处国家级风景名胜,总保护地面积占国土总面积的19 %。 人们不禁要问,当前在国内轰轰烈烈的国家公园试点又是怎么回事?与国外的国家公园有什么相似之处,与以前国内的国家级公园有什么区别呢?对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呢? (美国黄石国家公园) 中国自然保护地的历史由来 1956年国务院就批复设立了首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广东鼎湖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而自1982年起,则开始设立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并将之作为海外国家公园的对应。但在实践中,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评定条件的笼统化、概念化,开发运营的商业化、人工化等缺陷则受到部分学者的批评。因此,有学者和研究机构开始极力倡导逐步建立国家公园管理体制 …

海外中资企业仍面临本土化考验——制度建设更应予重视

从理论上来说,投资海外无外乎就是出资、选址和招工,与在国内办企业没有本质性不同。但是,真到了现实操作中,问题就没那么简单。 到了一个新国家,如何熟悉当地法规、聘到合适的负责人、化解已有经验与当地环境之间的张力,总之就是如何实现企业本土化,仍然是横亘在中资企业面前的一道鸿沟。为了总结中资企业国际化的经验和教训,界面新闻联合加拿大灰熊研究院、加拿大乐活网、UBC信息平台UHUBOR,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召开了专题沙龙。以下即根据沙龙讨论内容整理而成。 中企在海外的最大挑战 根据沙龙主持人、加拿大SFU商学院李静教授的研究,过去十几年来,中资企业在非洲和南美的投资有很多成功案例。但是,中资企业进入欧美市场以后,尤其是美国、加拿大,却往往折戟沉沙,甚至血本无归。为什么中资企业进入了法规完善、市场成熟的欧美社会,反倒步履蹒跚、困难重重?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沙龙伊始,主持人李静就抛出一个话题,希望到场嘉宾谈谈中企走到海外以后面临的最大挑战。“在我看来,中资企业来到海外后,最大的挑战是他们不知道面临哪些挑战,或者对所面临的挑战不以为然,依然以国内的成功思维审视和解决这些挑战。” 埃尔拉多黄金公司前中国区总裁、赛尔温驰宏前首席执行官李世林表示。…

《Shoe Dog》:一本献给创业者的书

《Shoe Dog》是Nike创始人Phil Knight的自传,虽然故事的结局没有悬念,耐克的成长过程中却有着太多扣人心悬的片段。优秀的创业者大都是在寻找一个更加完整的自我的过程中,用一种特殊的语言和纽带把更多的人连在一起。对于Knight而言,体育和鞋是他和团队及家人交流的语言,是连接大众的纽带。Knight曾是一名跑步运动员,而且他一生坚持跑步,他创立Blue Ribbon(耐克的前身)主要出于他对跑步的热爱,他希望能把最好的鞋穿在运动员的脚上,帮助他们跑出最好的成绩。他对于卖鞋充满热情,而这种热情与金钱无关。任何一家伟大的公司在成立之初都不是以赚钱为最高目标,因为这样的目标无法吸引到充满激情的优秀人才,而激情是一家初创公司能够存活下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Nike创始人Phil Knight 耐克的成功和任何成功的企业一样,离不开优秀的创业团队。不管是因为Knight的精挑细选,还是机缘巧合,耐克有一支有着共同理想、有牺牲奉献精神而且能力互补的团队。这支队伍里不乏“疯子”,他们为了耐克的利益可以拼命,可以忽略个人的利益,因为他们认同耐克的理念,相信耐克是站在正义的一面;这个队伍里也有不少“losers”, …

意大利会不会退出欧元区?(下)

(接上篇) 无论如何,意大利“脱欧”这事,算是给我们又敲了一个警钟,那就是这欧洲也不太平。而就普通投资人或者普罗大众而言,如果我们可以理清一些基本的观察脉络,尽量不受纷杂媒体的困扰,多关注事实本身,少一些人云亦云的浮躁,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便会做出更理性的投资和创业决策。 比如,就当前的全球经济或者说全球金融市场而言,意大利的政治危机依然是一个个案,尽管这一个案同样有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我们还是需要聚焦两条主线,而非单点。 意大利街头 第一条线来自于欧洲。意大利刚刚发生的政治危机,导致意大利股市、债市暴跌。西班牙联合政府成员中刚爆出贪污丑闻,反对派向拉霍伊内阁提出不信任案,而市场担心西班牙政局不稳,会有步入希腊、意大利后辙的危险,西班牙债券亦遭抛售。德国、法国的民粹主义鼓噪之声一直不绝于耳。…

意大利会不会退出欧元区?(上)

如果我们将视野回放到2015年,再阅读下那个时候的权威或者不权威的大小专家们的预测,希腊至今仍然留在欧元区,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意外! 关于意大利,2015年8月31日的《彭博商业周刊》,就曾经发过一篇评论文章“意大利会成为下一个希腊吗?”其中描述: “意大利人口约为6000万,是希腊的5倍左右。历史早就不一样了。自二战结束开始重建以来,意大利进入了被称为“甜蜜生活”(Dolce Vita)的经济高速发展时期,伟士牌(Vespa)摩托车风靡一时,意大利设计更是蜚声国际。以坚果为原料的巧克力酱“能多益”(Nutella)在二战后推出,去年的销售额已达84亿欧元,费列罗(Ferrero)家族为此成为意大利最富有的家族之一。” 费列罗公司…

迪士尼乐园的全球发展及对企业全球化的启示

我在北京与企业交流的时候,有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公司在某国建立了分公司,好几年过去了,依然没有收益,这是不是一种资源浪费?如何才能提高效率?”这个问题在中资企业当中非常有代表性。事实上,任何一家企业在国际化过程中都要面对这个问题。在这篇文章里,我想谈一谈迪士尼乐园全球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挑战及其应对策略,希望它的发展历程能够对正在计划或者已经走向国际化的中资企业有些启发。 迪士尼乐园海外发展的第一站是日本。1983年,在历经五年之久的谈判之后,迪士尼通过licensing(品牌许可证)的方式进入日本市场。东京迪士尼乐园的所有权百分之百属于日本企业Oriental Land Co.。东京迪士尼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三部分:东京迪士尼乐园食品和商品销售收入的5%,门票收入的10%, 以及任何有关corporate sponsorship agreement收入的10%。迪士尼集团并没有拥有东京迪士尼的股份,这种以licensing的形式进入海外市场的好处是风险可控,但主要劣势是潜在收益比较低。实际上后来的运营证明了东京迪士尼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主题乐园之一,没有拥有股权应该是迪士尼的一个很大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