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ilitate the exchange of research, education, business, and culture

中美贸易争端:成因与中国应对

灰熊研究院

2018年6月24日下午,灰熊研究院论坛暨中美贸易争端专题讲座在UBC林学院1220会议室如期举行。本次论坛灰熊研究院邀请到了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博导、光谷自贸研究院院长陈波教授为大家分析当下的中美贸易争端。陈波教授总结了中美贸易战的背景,解析了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的政策态度,并提出中国对贸易战威胁的策略及中美贸易争端可能对加拿大造成的影响。灰熊研究院副院长张国任教授,首席研究员张家卫教授,及研究员李静教授等均参加了此次论坛。

主讲人陈波教授

中美贸易战的起因

2018年3月22日美国特朗普政府宣布,依据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指示美国贸易代表调查授权实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关税,涉及的商品总计约500亿美元。在此之前,美国已经对钢铁、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进口关税。中国商务部其后作出反制向128种美国进口商品征税。中美双方曾一度于2018年5月达成暂停贸易战的共识,但美国贸易代表对华加征关税清单,随即中美贸易战再次升级。2018年6月18日,特朗普总统宣布追加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关税。假如中国再采取反制措施,将再对中国2,000亿美元的产品加征关税。

陈波教授指出,美国贸易法的301条款曾经在上世纪80年代威胁于日本,当时的日本和中国的现况很像。美国连续使用232条款分别对中国的钢和铝进行关税制裁并进一步对中国价值500亿的进口商品进行301关税制裁税威胁。然而对于中国对等的500亿报复,美国使用了史无前例,毫无法律条款依据的2000亿报复,并追加2000亿。如果美国针对4500亿中国进口商品进行制裁,中美贸易必将受到贸易制裁的影响,就此中美贸易中断

陈波教授表示,美国对中国的贸易制裁在规模和方式上都是史无前例的。首先,美国并没有相应的法律条款可以合法解释追加2000亿及后续的制裁依据。其次,在规模上美国做好了全面制裁中国进口商品的准备,在后续的制裁手段上也将是史无前例的。从传统贸易战的角度分析,中国并不具备优势。原因如下:美国对中国出口1300多亿美金,中国对美国出口5000多亿美金,存在大约3750亿美金的贸易顺逆差。如果相互制裁,中国1300亿将不敌美国5000亿制裁。特朗普政府表明,美国有足够的胜算。美国作为贸易逆差国,在贸易争端里是优势的,受到的制裁相对更小。

为什么会对中国史无前例的贸易制裁?

美国在贸易领域频频为难中国与特朗普政府息息相关。特朗普多次表明贸易的不公平性。陈波教授举例分析,美国进口中国汽车关税2.5%,而中国进口美国汽车关税25%。特朗普的政府认为美国对中国征收2.5%,中国也应该对美国征收2.5%。从历任美国总统的贸易外交策略来看,美国正在对中国实施史上最强制裁。

陈波教授总结,第一,这和特朗普的性格息息相关,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没有政治惯例,善变且不按常理出牌。第二,不同于历任总统的政治追求,特朗普为满足美国人民的呼应可以使用非常规的政治手段。第三,是美国对中国不满的积压的集中体现。尽管特朗普总统存在争议,但也是美国主流民意。

 

美国主流民意为什么要打压中国?

陈波教授认为中美贸易战的动机主要可归纳为六个因素。首先,美方认为中国造成了美国的严重的贸易失衡。美国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美中贸易逆差高达3750亿美元,几乎占美国全球逆差的一半。但是中方录得的数据是顺差2760亿。同时中方认为如果用附加值计量,美中贸易逆差会大大缩小。美国的统计数据使用到岸价格,其中包括原材料,运费,中转费,保险费用等等。从其他国家进口到中国的原材料的出口也间接的算到了中国的商品成本上,这是极为不公平的。

第二,美国希望通过贸易战,引导制造业和工作机会的回流。美国发展经济学家MIT教授David Autor在其研究报告里指出,2003-2008年中国进口商品导致美国制造业损失了180万岗位,他的报告得到了美国主流社会的高度认可。虽然哥伦比亚大学华裔经济学教授魏尚进针对Autor的研究发表了他的反对观点,但美国主流依然倾向于Autor的观点,认为是中国夺走了美国的制造业岗位。魏尚进教授认为Autor的研究只关注了进口的替代效应,如果再考虑互补效应,虽然加工线上的工作被外包,但是组装线上的美国工作越来越多。从这个角度看,同时期美国的工作反而净增了30万,这对中美来说,是一件共赢的事情。

第三,美国欲通过贸易战削弱中国在高端制造业和科技领域的竞争力。美国商务部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指责中国在知识产权上的“盗窃”致使美国损失了3000-6000亿美元。同时中国要求凡在中国的中美合资企业美方在7年后需强制转让技术给中方,这帮助了中国技术迅速发展。美国方面希望通过贸易战,保护自身科技领域的技术知识和竞争力。威尔伯·罗斯强调“所有经济问题都是国家安全问题”,并把这样的思路也运用到了美国对加拿大的贸易战争中,这使得多年来和美国合作紧密的加拿大政府也极为诧异。

第四,特朗普政府希望通过贸易战迫使中国开放投资市场,并希望中国明确政府的“竞争中立”原则,让外资企业在中国享有与本国企业相同的要求和政策。近年来美国,欧洲等在华商会纷纷抱怨中国投资环境日益收紧。中国服务业占GDP比重迅速上升,目前已超过55%,但是服务业市场准入壁垒对外资,民资企业要求很高。中国与西方国家在中国是否完成了金融业市场开放方面各执一词。但中方认为中国主动建立自贸区坚持经济改革开放,中国的开放政策没有发生根本改变。目前的问题在于中国的经济结构变了,从原本开放的制造业过渡到较不开放的服务业,当欧美公司希望转向中国服务业的时候,感觉中国的市场比以前收紧了。

第五,美国指责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战略。中国认为中国通过国家行为参与竞争,中国对国有企业,尤其是央企,给予大规模补贴和优惠政策。这不但违背了WTO公平竞争原则,也造成了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垄断优势,威胁到了西方跨国公司的核心利益。因此,美国在此次贸易争端中要求取消中国工业制造2025 ,开放在这些产业的公平竞争,对所有企业一视同仁。

第六,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美国与中国关系已成为了“修昔底德陷阱”。美国的贸易战是对中国的崛起的打压,以此来巩固其全球老大的地位。目前中国的GDP已达到美国的60%以上,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进口国以及最大的制造业国家。中美直接的斗争其实也就是世界老大与老二的斗争。为了全方位压制中国的发展,美国在挑起贸易战的同时,通过台湾问题、南海问题向中国施与多重压力。

 

中国如何应对出尔反尔的美国贸易部?

2018年5月20日,中美新一轮磋商结束,双发达成共识,不打贸易战,并停止互相加征关税。然而仅一周之隔,美国方面给予否定。陈波教授认为这是特朗普政府内部有不同的声音。中国签订5.20联合声明大幅度增加美国进口商品以缩小贸易逆差已表示中方的巨大让步和和解意愿。但美国的出尔反尔使中美关系进入更复杂的状况。

陈波教授认为,中国方面应积极解构西方国家,与G6(欧盟)形成开放默契。具体应对策略为:1. 自主对外开放本国市场,支持良好的国际贸易互动,完成更深更广的对外开放,使得全球各国家的企业都可以在中国市场中受益。2. 支持WTO纠纷解决机制。欧盟虽然与美国有相似的利益,但反对美国单边主义,因此它倾向于支持WTO规则的支持者和执行者。同时尊重WTO规则是习主席在博鳌论坛发言“持多边主义,致力于全球化”,言行一致的最好证明。通过这两点来加深中国与G6(欧盟)的合作及关系。贸易战对全球价值链的破坏会严重影响第三方,如日本,加拿大,因此如何使全球更多国家成为盟友而非敌人是至关重要的。

 参会听众献花

中美贸易战对加拿大的影响?

陈波教授表示,中美贸易争议使中国迅速开放经济市场,原本中加自贸协定谈判的阻力,现在成为了加拿大方面的优势。虽然中国目前较难赢得加拿大信任成为真正的长期盟友,但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国可能会加强与欧盟和加拿大之间的合作关系,形成反制美国贸易威胁的“同盟”。另一方面,中美贸易战中美方若获胜,加拿大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加拿大和美国贸易息息相关,几乎受到美国的牵制。中美贸易战持续进行,美方在北美贸易自由协定中可能会对加拿大有新的要求,美国对中国的打击也会波及到加拿大,比如中国通过加拿大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会受到高关税的制裁,在加拿大投资的中资企业也可能会因为中国背景而受到负面影响。陈波教授善意地提醒,中美贸易战对在加拿大的各位而言,可能表示存在更多的中加贸易机会,大家可以密切关今年中国的政策调整,比如准入,关税,投资等方面的新规定,从而成为受益者。

灰熊研究院成员及UHUBOR人员与陈波教授合影

您也许还喜欢